日本增稅前夜“各種搶購”
  主婦往返超市五次背後:消費稅漲到8%,民眾增負,“輸血”財政效果難實現
  徐靜波 繆琦 王琳
  一夜醒來,自動售貨機的飲料漲價了,從120日元(1元人民幣約合17日元)變成了130日元。東京出租車的起步費也從710日元變成了730日元。
  4月1日,對於所有的日本人來說,是一個新時代的開始——相隔17年,消費稅漲了,從5%提高到了8%。
  昨天下午,家住東京都江戶川區的家庭主婦吉川玲奈騎著自行車,從超市到家裡往返了5次,買了5袋大米、3箱方便面、10瓶醬油、20筒衛生紙……總共花費20萬日元。她算了一筆賬,如果換成第二天,那麼就要多付出6000日元。
  像吉川太太那樣趕在消費稅提高之前搶購商品的,還有住在秋田縣秋田市的柳川先生,他在3月的最後一個休息日,跑到一家汽車專賣店,掏了280萬日元,買了一輛豐田新車。他說,自己至少省了8萬多日元。
  日本人把這一種現象稱為“趕末班車”。增稅對於日本經濟的刺激效果幾何?有分析認為,如果政策駕馭得不好,將會危及首相安倍晉三的政治生命。
  增稅欲填養老金不足
  提高消費稅,其實不是安倍內閣決定的事。早在2年前,日本民主黨執政時,國會就通過了這一項增稅法案。
  當時制定和通過這一項法案的理由是:日本社會保障體制出現嚴重虧空,需要開闢新的財源。也就是說,日本由於少子老齡化問題,交養老金的人越來越少,領養老金的人越來越多。因此政府的年金基金出現了巨大的漏洞。加上國民醫療保險基金也“紅燈高照”,日本的社會保障制度面臨崩潰。
  剛剛通過的日本2014財年的國家預算顯示,全年95萬億日元的國家預算中,用於社會保障的資金就高達32萬億日元。因此日本不得不依靠提高消費稅,來獲取新財源。
  根據日本政府的測算,通過此次增稅,財政收入每年將增加9萬億日元,相當於國家預算的1/10。粗看這一個比例實在也不是很高,但要知道日本政府一年的實際財政收入只有43萬億日元(2013財年),因此,這9萬億日元等於“增收”超1/5。
  在財政收入嚴重不足的背景下,日本政府一直靠舉債度日,2013財年的國債發行額相當於國家全年預算的一半。因此,只有增加財稅收入,日本才能減少赤字,避免國家破產。
  增稅已經是日本最為穩當的財稅收入源。而且根據法案,日本在未來兩年裡還有一次增稅計劃,將消費稅率從8%提高到10%。這樣的想法可謂一廂情願。根據日本內閣府《中長期經濟財政預算》,由於少子老齡化加劇,即使2015財年將消費稅率提高至10%、當年名義GDP增速達到3%,到2020財年基礎財政收支也無法實現盈餘。
  對於政府的增稅計劃,日本國民意見各異。支持派的意見是:養老金領取年齡已經從60歲提高到65歲,今後將會從70歲開始領取。如果不從消費稅中增加財源,那麼,以後即使到了70歲,估計也會領不到養老金。反對派的意見是:政府有能耐就應該大力發展經濟,從擴大消費中去獲取更多的消費稅,而不是通過提高稅率去獲取更多收入,這種“殺雞取卵”的做法只會扼殺民眾的消費欲望,讓市場更趨低迷。
  野村證券的經濟分析師們並沒有像首相官邸的官僚們那樣對於“口袋鼓起”感興趣。這些分析師們提供的一份研究報告說,日本政府通過增稅,每年看似可以獲得9萬億日元的新收入,但為了阻止消費低迷所造成的經濟滑坡,每年全社會至少需要投入35萬億日元才能扛住這一經濟基盤。
  四口人家年增9萬日元負擔
  提高消費稅對於日本國民的生活將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日本的消費稅和很多國家的增值稅一樣屬於價外稅,購買時會自動結算。譬如購買100日元的商品,結賬時需要支付105日元(5%的消費稅),今天起則是108日元。
  日本第一生命經濟研究所的研究報告稱,增稅之後,父母加2個孩子的標準4口之家,以家庭年收入600萬日元計算,一年的負擔將會增加9萬日元。
  但是,從4月1日開始,國民年金和厚生年金的支付額將減少0.7%,而醫院的就診費將會提高,因此對於老年人來說,養老金被減少,生活成本卻被提高,日子會越來越難過。
  這也是吉川玲奈這樣的日本普通民眾搶購生活用品的無奈所在。
  “看到日本的老太太徒手拎起10斤米就走。”這已經是中國留學生凱文(化名)到日本的第三個年頭,卻是第一次看到日本的大型商城如此熱鬧。他昨天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近幾年日本的商場一直沒什麼人氣,但昨天他在東京台場看到了真正“門庭若市”的景象。
  凱文周末也去超市提前“囤了貨”,他說,當地對於必需品的促銷比較少,但那些非必需品“在這個星期促銷得挺厲害”。商場會專門打出標語提醒日本民眾,比如“消費稅馬上要漲了,要買就趁現在”。一些當地的網購平臺則會清楚地標明加稅前和加稅後的價格對比,這也讓消費稅上漲的部分一目瞭然。
  “昨天看到好多中國人在台場的免稅商場排隊購物。”凱文說,大量的中國游客希望能在日本的消費稅上調以前抓緊購物。
  日本經濟或將面臨滑坡
  日本綜合研究所的另一份分析報告稱,提高消費稅對日本市場的衝擊從上月的市場反應就可以看到。日本內閣府3月12日發表的消費者動向調查顯示,2月份作為消費者心理晴雨表的普通家庭消費態度指數創下近兩年半來的新低。內閣府認為,下滑的一大原因是4月份開始的消費稅增稅,影響了消費者的購買心理。
  歷史有話要說,1997年,當日本的消費稅從3%提高到5%後,市場整整低迷了2年。以至於“罪魁禍首”——時任首相橋本龍太郎在自己辭職前的一次記者會上表示:“沒有想到衝擊力會這麼大,早知道就不增稅了,都是我的錯。”
  橋本龍太郎已經作古,安倍還幹勁十足。安倍內閣的大管家——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在昨天的記者會上表示,4月1日提高消費稅率是否會對市場造成衝擊還有待於觀察。但是,政府已經指示中央各機關迅速實施預算計劃,加大資金投入,防止經濟滑坡。政府用於刺激經濟的特別預算已達5.5萬億日元。
  菅義偉其實在告訴人們一個重要信息:市場必然低迷,政府已掏錢來努力拉動。日本政府將向低收入家庭每人發放1萬日元的特別補貼,同時敦促企業給員工加薪。
  其實,經濟滑坡是安倍最恐懼的事情,因為迄今為止,其內閣之所以能夠維持住50%左右的高支持率,原因是在過去一年中,他把日本經濟搞出了點名堂。一旦市場持續低迷,經濟再度滑坡,安倍政權賴以存續的基礎將會崩潰。
  昨天,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下稱“社科院日本所”)在北京發佈的《日本藍皮書(2014)》稱,日本提高消費稅率,勢必對私人消費造成打壓,今年日本經濟或將大幅減速。
  社科院日本所所長助理、全國日本經濟學會秘書長張季風在發佈會後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此次日本消費稅的提高對消費和經濟增長都沒有促進作用,“政策效果很難期待”。
  張季風說,從現有指標來看,日本宏觀經濟不是很樂觀,消費、投資和出口三駕馬車都跑不起來。安倍經濟學的一期效果正在減弱和消失。
  中日經貿影響幾何
  作為留學生,凱文表示,由於人民幣對日元的匯率一直上升,所以會部分抵消消費稅上漲的影響。
  凱文在留學期間也偶爾幫朋友代購日本產品,他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大部分中國人並沒有意識到日本的消費稅要上漲,由於代購的物品多為護膚品或服裝,價格總額並不大,所以尚無明顯影響。
  “90後”留學生賴芬(化名)選擇通過微信平臺來進行代購。一周前,她公佈了日本消費稅將在4月1日上漲的消息,“數量有限,sale(促銷)時間也僅剩一周,所以大家下手要快哦!”
  淘寶網上一家日本代購商表示,現在已經上架的商品不會漲價,但4月之後新上架的則會按照消費稅的漲幅對應上漲。
  打拼在對日貿易一線的中國企業,也感受到了利潤壓力。孟卓是安徽省服裝進出口股份有限公司的日本部經理,這家公司對日本的服裝出口占到了安徽全省的三分之一,每年出口額約達2000萬美元。孟卓曾對本報記者表示,對於即將上調的日本消費稅,中國出口商在價格上會至少讓利1%~3%,因為日本企業會利用高稅負、銷路難的理由壓價中國產品。
  福州黑金剛日用品有限公司對日本的出口比例為60%左右。該公司人士表示,消費稅的上漲雖然不會引發公司的整體讓利,但在和客戶談具體項目的時候,公司會儘量滿足客戶的要求完成交易。
  在本報記者接觸的多家對日出口企業中,除個別市場緊俏的行業外,大部分供大於求的如服裝、生活用品等傳統行業都面臨由於消費稅的上漲而不得不讓利的煩惱。
(編輯:SN094)
創作者介紹

裝潢工程

oa50oahpp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